“是谁在哪里?!”那士兵冲着黝黑的入口叫道。

士兵的举动立刻吸引了大家注意力,安德鲁反应最快,闪电般地瞬移了过去。马克斯他们也跟着望向那名士兵长枪指着的方位,仿佛感觉到了确实有什么在那里。难道是哈德斯?马克斯与贾尔斯相视了一下,想到一块去了,立刻也快步过去。

“是谁在那里?不说话的话我就攻击了。”那名士兵见没人应声,再一次声明了立场。不过于此同时那名士兵的身体开始哆嗦起来了,在这个地方不说话的除了怪物就是怪物,而且这里的怪物都他娘的是肉食性物种,不哆嗦才怪呢。

渐渐地入口处隐隐约约地显示出了点轮廓来,仿佛好像是一个人,但也不能非常肯定,那是因为食脑蜥蜴直立行走的时候与人类的轮廓相若。

站在身后的安德鲁没有如往常一样直接就冲上去,而是拍了拍那名士兵的肩膀,暗示他试探试探。得到指示的士兵握紧长枪,长枪的头部便飞快地旋转了起来,然后超模糊的轮廓刺去,岂知那身影反应异常急速。不仅准确地躲过了袭击,而且已经在眨眼的功夫里站到了众人的眼前。

首先那是一个人类,着装古怪的人。

身体高大魁梧,皮肤棕色却略显黝黑,一身青色的长袍将身体包裹的紧紧的,寸长的黑发有点微卷,两只耳朵上镶嵌着不对称的饰品,一边长一边短的一串桶形铃铛。厚实的嘴唇紧紧闭着,衬托着一丝不变的冷漠的脸庞。

但是给马克斯的第一印象是压抑,莫名奇妙的压抑,那种冷漠到你骨头的眼神让人觉得是无视你的存在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会有这样让人压抑的人存在?有许多问题马克斯想要考究清楚。

那名士兵意欲上前强行问行,被马克斯用臂膀挡了回去。

“我是联邦特案组的马克斯·德·葛贝林上校,来此捉拿破坏联邦与教廷关系的凶犯哈德斯。”无论对方是敌还是友,或者也可能是路人甲乙之类,都有必要声明自己的立场。“不知阁下是?”

“使者。格里格尔。”说话的时候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就连身体动也没有动一下。

“使者?什么使者?你到底是哪一边的?他们那边?”安德鲁瞧着这位使者如此高傲的态度,内心不禁兴奋不已,大猎物啊。

“哪一边也不是,我只是一个观察着,巴比伦塔的观察着。”名叫格里格尔的使者以轻缓的语气说道,眉宇间透出几分不解的表情,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巴比伦塔?”马克斯不知道对方所云,惊讶地望向贾尔斯,对于这方面恐怕愿意说出来的共享的人也就只有贾尔斯了。

“巴比伦塔,死亡塔,通天塔,就是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。只是没想到有人尽然这么肯定地说这就是巴比伦塔,这里面的故事比较错综复杂。等回到伊甸城我再慢慢与你解释。”

“那也就是说你不会挡我们的去路了?”马克斯不放心的问道。

“不会,我只是一个观察着,义务只是引导你们出去或者继续深入。”说着格里格尔就开始转身,肩膀一挺一挺地向黑暗之中走去,那步伐的声音虽然非常低沉,却可以感觉到其浑厚的力度与力度控制良好的技巧。

所有的人随着格里格尔使者慢慢地朝里走,不一会就碰到了一个迷宫一般的回廊群,一眼看过去,迂迂回回,交交错错,就像一颗千年老树盘错复杂的根须。

左转,右转,右转,左转,一行人仿佛委蛇前行的大蛇一般。

大概很久很久的时间过去,使者格里格尔忽然停住了脚步,面前出现了两扇门。就当马克斯要问为什么不继续走的时候,格里格尔转过身来。

“这里有两扇门,左边的这一扇是通向外面的世界,右边的这一扇通向巴比伦塔顶的唯一通道。”格里格尔说话一直是那么的温柔,尽管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冷漠无情。

格里格尔话刚说完,又是血族**莎亚第一推开门走了进去,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,她不自觉地回头又看了看马克斯,一脸复杂的表情让人无法琢磨透她到底在思考着什么,然后头也不回就快速闪了进去,闪进了右边的门。

当然马克斯没有发觉莎亚看了他一眼,因为他正在端详自己的部下。

然后跟进去的是吸血鬼猎人奈特罗德,然后教廷的全部人员也一声不响地跟了进去。现在两扇门前剩下就是联邦的人以及使者格里格尔。

“贾尔斯上校,你刚才因为我消耗了太多,要不你就护送这些联邦官员从左边的门出去吧。我与安德鲁上校继续去追讨哈德斯。”

显然这些联邦的官员被救出来就必须安全的护送出去,当然出去后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。所以也没有必要什么武装力量保护他们了。

“我没事,只是稍微有点疲倦,稍作休息就恢复了。不用担心我,我还不至于到那个程度。”贾尔斯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,一丝光影从眼镜的镜片上一闪而过,那是自信。

“好吧,那索菲亚……”马克斯话还没说完,索菲亚就溜进了右边的门里去了。马克斯话到嘴边了只要硬生生地咽到了肚子里,不知道为何笑了笑摇了摇头,然后将目光聚集在几名士兵的身上。“你,你,还有你们几个护送这些官员从左边出去,一定要安全地把这些人护送到联邦城内。”

“是。”那些被点名的士兵高兴地立马就答应了,迅速开启了左边的门,护送二百多名救出的人员离开。

等所有的获救官员走出左边的那扇门,门被咣当一声重重关的时候。回廊里一片肃静,马克斯也转身离开了,只是离开的时候好奇地又瞟了一眼屹立不动的使者格里格尔。

安德鲁脸上闪过一丝狡猾的奸笑……

进入右边的那扇门,门被重重地关上。马克斯才发现安德鲁没有跟上来,马克斯也没多想,以为他早就在前面了。穿过一片光影点点的狭窄的过道,又是一扇门,敞开着,有刺眼的光线从里面射了进来。

联邦精英们快速行进,马克斯与贾尔斯一跃而出。

双脚踏在地面上,顿时感觉软绵绵的,眼睛由于长时间在黑暗里没有来得及适应过来。眯了好久才睁开眼睛,当眼睛睁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惊呆了。

沙漠,高高在上的艳阳,翻滚的热Lang。

“死亡沙漠?”贾尔斯本能地从嘴里挤出这么四个字。